毅行者 2008 - 211小隊後記 ~ 黃品立醫生

「力撐上山,飛奔下山;
 走過直路,拐過彎路;
 熱到抽筋,凍到跳舞;
 餓到腳軟,飽到頂住;
 烈日當空,月黑風高;
 又濕又熱,又乾又凍;
 皮光肉滑,體無完膚;
 失落啟程,興奮衝線!」

以上種種,不堪為城市中人道的感覺,對於所有毅行者來說,實在是兵家常事,家常便飯。如想親身細味,一定要真正的參加一次毅行者。

毅行者對我來說並不是新鮮事物。套用我秘書小姐Joan的說話:「好似番工一樣」。我打從12年前的1996年起,共參加了10次香港醫學會的毅行者,並在8次中走畢全程。但毅行者2008對於我來說,別具重大意義:

一、 隊長徐發林醫生是香港醫學會第一屆的毅行者參加者。經驗豐富,充滿智者的光芒,在行內舉足輕重。其3子女已盡皆杏林英傑。

二、 另外兩位隊友徐頌勤醫生和黃家進醫生都是我在1996年,第一次參賽時的老隊友。12年後重組,再戰江湖,簡直可與「溫拿樂隊」相提並論!

三、 徐發林在旺角開診,我在銅鑼灣擺檔,都是私家醫生。徐頌勤和黃家進則分別在廣華醫院及九龍醫院任職顧問級醫生。剛好是2對2的50% vs 50%。如果能夠成功走完100公里,絕對是「公私合營」的成功典範。(希望不要被誤傳為「官商勾結」就好了!)

四、 我們四人都不約而同地有著以下的大小難題:

1. 周身傷患
徐頌勤和黃家進都是馬拉松發燒友。徐發林更是田徑、三項鐵人的熱衷人士。我更是龍舟、網球、高球周身癮。大家都傷患累累…;

2. 公私兩忙
徐頌勤是東華三院醫生會主席;而小弟我,無德無能,公私忙亂,混成一團,更不消提;

3. 除了發林兄外,我們3個同班書友(哈!原來已相識相知了22個年頭)都有兒有女,都功課繁重,都被迫要放工後兼職補習老師。(其實都想在30多小時內向發林兄討教討教,如何令子女成龍之妙法)。

所以大家都視這次毅行者2008是金盆洗手之作。希望4個人,1條心,共患難,共富貴,不論成績,開開心心,一同衝線,成為人生中的一個美好回憶!

2008年11月7日,真多得地球暖化唔少,又是一個多年未見的廿多卅度,悶熱,潮濕,滴風不興,又曬猛太陽的要命日子。出發時,大家都心知不妙。不過,男人大丈夫,出發前又已經知會了江東父老,妻兒子女,總不能衰俾人睇,唯有「頂硬上」!

大清早6時正就由司機叔叔駕車分別從跑馬地,薄扶林,沙宣道,何文田,把我們211小隊集齊,載到北潭涌。

8時正,大家都穿上了醫學會的紅卜卜T-shirt,齊集在小食亭前,齊齊拍了十多幾十張的團體相。接著大家都換下了那不甚透汗的T-shirt,換回了自備的"Dry Fit" T-shirt出發。那紅卜卜T-shirt因只穿了十多分鐘,十分新淨,現在成了我在家中的便服,十分搶眼。

第一段
9時正,出發的號角聲一響,我們211小隊緊隨著大隊一同出發。第一段開始時,可算是"Easy Job"。雖然又濕又熱,但勝在條條大路,又有大樹好遮蔭。直到西灣山腳下才開始感受到毅行者的咿R之處。西灣山高314m,山雖不算高,但上山的山路有「死亡山谷」之稱號。又斜,又窄,又爛。三面被山勢所包圍,一紋風都沒有,又濕又熱。

每一年都有許多行山人士,毅行者,在此處抽筋,中暑,暈倒,甚至陣亡。香港醫學會在數年前建議政府,在山腰建造涼亭供行人中途休憩。我們211小隊雖然身經百戰,也不敢妄自尊大,在涼亭也休息了10分鐘,才直攻頂峰

大約過了正午不久,大伙兒已到了check point 1 ─ 西灣。大家十分興奮,戰意高昂,「嘟」了Bar-code,飲過水後,也不久留,一同再上路,向著check point 2進發。

第二段
經過西灣,走過2個小山後,在烈日當空的正午時,我們掙扎過了鬆軟難行的沙灘後,到達了咸田灣 ─ 我們的午餐聖地,在一個破落的荒廢村莊裡,一間絕不起眼的士多裡,有著我們在此時此刻最需要的四樣寶物:
1. 腸蛋公仔麵
2. 冰凍五花茶
3. 特大國產牛角電風扇
4. 港式魚蛋 ─ 四粒一串

正在整裝起程時,剛巧遇到後來居上的新任立法局醫學界議員兼毅行者 ─ 梁家騮醫生。正好來一張落難著草式大合照。接著是大腿抽筋黑點。有2段又長又斜的大斜路。幸好途中會走過美麗的赤徑海灣,令人心情開朗,精神為之一振。在大約3點多,我們終於到達check point 2 ─ 北潭坳。這個大站,有一個偉大的特點,就是有天津鴨梨吃。在大熱天,缺糖又脫水,一口清涼的天津鴨梨,真是令人感動到幾乎落淚。

第三段
第三段是十段中難度最高的一段。一開始就要爬上無數的梯級,在炎陽下,高溫下,登上452m高的牛耳石,真是汗如雨下,氣喘如牛。舒服地走過嶂上(聽說以前有山水豆腐花吃的)平原後,再上雷打石山,又要再登上又高、又斜、又爛石滿地、又滑腳的雞公山(399m)。就在上雞公山前,遇上一位外籍中年超級毅行者躺在地上,全身抽筋,不住顫抖,精神呆滯,我們211小隊發揮了互助精神,黃家進醫生用無線電話通知了大會的雷打石拯救隊前往救治。無可避免地,到達山頂時,太陽只剩下美不勝收的落日餘暉。我們當時只有2枝電筒,在落雞公山的長命斜 ─ 天梯時,肩並肩,大步走凹凸不平的斜坡,發揮了極佳的團隊精神。在暗黑斜路的盡頭,有燦爛的光明,有天使似的發光身影,有熱情的笑容,有一把親切熟識的聲音:「黃醫生,歡迎你,辛苦了,快…快坐下…要喝點什麼…想吃點什麼…」原來是HKMA的Dorothy姐姐。我們終於到達了check point 3 ─ 企嶺下,水浪窩,HKMA的大站了。好洁I

第四段
匆匆吃過了HKMA ─ 這個溫暖的大家庭,在荒山野嶺供應的熱湯米,湯飯,咸蛋和灑了鹽花的小薯仔(特別推介:可一口一個,迅速補充血糖及鹽份)。速速在司機叔叔處換過了夜行的裝備衣物和LED頭燈,我們在7時30分左右又再起行

先經悶熱的密林黃竹洋,再上令大部份毅行者都望而生畏的,奉若神明的馬鞍山(536m),經觀星露營的好去處 ─ 昂平高原。要特別一提的是,有位十分熱心的人士,每年都在上水牛山前的一片空地上,擺了一檔通宵的免費香茅薑茶。在11點多的無眠夜晚,汗衫濕透,內熱又外冷下,一杯熱騰騰的薑茶確是既醒胃,又提神,在此謹向那位先生致敬。

喝過了薑茶,真奇怪,忽然精神了起來。一口氣的跑上了平時想起都腳軟的水牛山。我著實跑得快了一點,又忽然肚餓,就索性坐在水牛山之巔,坐在木製的路牌上把Dorothy交給我的6隻鹽花小薯仔一口一個,狼吞下肚。剛吃罷最後一個,隊友又在身邊出現了。下了牛耳石山,又走過大石板舖成的「長城古道」,再上一個小山,很快的,check point 4 ─ 基維爾營又在很多耀眼的大燈後出現了。

第五段
午夜將至,時候已不早了,雖然在基維爾營碰上了很多一同走難的好友(物理治療師Kermit,和醫學會Yvonne的老公John等)和很多的美食(生命麵包,即溶湯包,即溶咖啡等)我們211小隊都不敢久留,匆匆上路。特別令我感動的,有一家人,全家總動員,替入境署當義工,支援毅行者的麵包及飲食。而最年少的是一個7歲的男孩,十分熱情。令我即時感到我們香港人的可愛可敬精神

離開了基維爾營地,我們橫過了黑漆漆的密林 ─ 吊草岩。再拾級而上,終於到了九龍,那遙望香港迷人夜色的慈雲山。到了此刻,凌晨1時,經過了16個小時的毅行,第一次覺得自己離開西貢郊外,重回了香港,這個文明大都會。這年的毅行者有一個非常特別之處,因今年夏天的颱風及黑雨特大特多(拉尼娜現象La Nina),慈雲山與沙田坳之間的一段麥理浩徑給山泥沖毀了。本來夜景無敵,平坦,闊落的大路被改道成又黑又斜又窄的村路,距離又遠離了不少。難怪沿途都聽到其他毅行者XX之聲不絕!

再走了20分鐘,觀音山上最聞名,也是唯一為毅行者通宵營業的士多大牌檔出現了。漫漫長夜,能夠在一點多二點的凌晨時分與隊友們,坐在這個兩岸夜色美不勝收的大牌檔小休一會,談天說地,喝一杯香噴噴的黑咖啡,吃一碗滋味無窮令所有毅行者每年都回味再三的港式餐蛋麵,真是人生一大快事!

吃罷了宵夜,211小隊再踏征途。先上了一條好像上不完的石級,一直不停地上到獅子山的獅子上。因吃得太飽,飯氣攻心,大家的神智有些模糊。為免越走越慢,在這黑漆漆的獅子山,畢架山山蔭密林中,黃家進兄開動了他的秘密武器 ─ 大腦直接衝擊波(iPod + Loud Speaker)。大聲地播著一系列他精選的振奮衝擊波有:德伏扎克的「新世界交響曲」,林子祥的「男兒當自強」,許冠傑的「最緊要好玩」和夏紹聲的「永不放棄」…等等。大家立刻精神百倍,加上這段山路雖又黑又悶,但並不難走,在幾乎半跑半走的速度下,十多分鐘已經坐在獅子山隧道上,山谷中的涼亭,喝著可樂乘涼了。

乘涼了10分鐘後,一鼓作氣地攀上了第五段堻怢祗W的地方 ─ 上畢架山。我們馬不停蹄,人不停步,上呀上的,在振奮的衝擊波的帶領下,上了坐擁全九龍夜景,雄視全窩打老道,直望徐頌勤府的觀景台。再上,穿過密密的竹林,轉眼間,畢架山上的2個球型雷達已在身旁。我們4個終於到了畢架山之最高點 ─ check point 5 了。

第六段
畢架山巔,月黑風高,夜深又深,晨光未現。這裡又高又大風,又大霧,霧和雲在身邊高速飛過,雖有大光燈,但離在check point 稍遠處就已經黑漆一片,情景著實陰風陣陣,淒淒迷迷,十分詭異。若不是有數十個精壯的毅行者相伴,若不是有十多個熱情的義工派熱咖啡熱糖水,若不是211小隊大家心中的一團熱火,大家早就心中發毛,落荒而逃了。

211小隊就在這裡發生了一件事,其中一位隊員的右腳舊患惡化,又紅又腫又痛。211小隊,就在這裡,第5檢查站,在毅行了18個小時,距離終點只有少於一半路程的45公里時,有一位隊友終告受傷躺下!這一位隊友年紀不太少,但十分熱愛各類運動包括三項鐵人,划艇,龍舟等。他的右腳十字韌帶在2年前曾經接受過手術。原來他從基維爾營開始已經在忍受著膝傷的劇痛,未能進食及進水。到了畢架山之巔,終因太虛弱而急需躺下。而其他隊員也只好坐下半個多小時,吃吃大會的糖水,聊聊天。

在凌晨4點多,我們再起行。由畢架山之巔直落數百級樓梯。走到了現在,膝頭、大腿、小腿和腳掌都有點痛。加上冷鋒剛到,風雲增加,月黑風高,頭燈光度有限。大家只有互相激勵,慢慢下山。20分鐘後,到達了黑漆漆的密林 ─ 鷹巢山郊野公園。這裡地形平坦,但黑漆漆的四周,濃密的森林,地上滿佈嶙峋怪石和盤起的樹根,再加上渴睡的腦袋,每年都有不少毅行者在這裡絆倒,流血受傷,被迫提早結束旅程!

211小隊畢竟有十多年經驗,不慌不忙,在分毫無損的狀態下走出了漆黑的密林,到達了大埔公路交通黑點。大埔公路上的交通無論在任何時間都十分繁忙,風馳電掣。每年都有不少路人在過路時遇上意外,導致傷亡。今年也和過去一樣,整個毅行者48小時的行程,都有專人在路旁指示毅行者們,使用就近的行人天橋過馬路,免生意外。在此謹向凌晨5時多,冒著呼呼北風站在路邊指導我們的交通警察致敬。過了大埔公路,在往石梨貝水塘的下坡小路,與守候多時的猴子群和司機叔叔會合。花了大約10分鐘,一面補給,一面防備霸道的猴子們搶去我們的食物。

天快亮了,為了省時,211小隊也不久留休息,快步走過水塘堤壩,一直走上金山郊野公園的長命斜車道。有些乖巧毅行者會乘坐私家車,從大埔公路一直上到金山頂,省下很多腳力和時間。但這絕不是211小隊的作風。雖然我們隊中有人受傷,但我們在這夜色最深,晨光未現時,奮力30多分鐘,在早醒的美猴王、王后、王子、公主們的環伺下,在很多的私家車上上落落的情況下,上畢了這段看似上來上去都上不完的斜路。抬頭一看,金山發射塔就在身旁,我們也不多作欣賞,4人即刻步下金山,往右轉入check point 6 ─ 走私坳警察射擊場。

第七段
大部份隊員本不打算停留,在天亮前摸黑過城門水塘上針山。但受了傷的隊友又虛脫得躺下了。情同手足,一同走了60公里的211小隊眾兄弟們決定堅守盟約,一同坐了下來,在冷風下呆等了40分鐘,等待在救護站內的隊友恢復體力,誓言全隊人一起到達終點,一個也不能少!

40分鐘後,大家果然能夠齊集起來,在check point 6的出口,拜託一位行得「死鵀綸鵅v的老兄來了一張大合照後,再次一同出發

走下了金山的一半下坡,拐了一個右彎,彎過了金山和走私坳的山嶺,這時已是清早6時多,天色漸亮。沿途碰見不少晨運的公公婆婆,都少不了一句令人感動的問候:「早晨呀!後生仔。你]鶱銕蟀[?啊!原來係毅行者。行完通宵呀?勁!比心機!...」我們都已是行年四十多五十的人,仲俾人叫做「後生仔」;加上這時天色大亮,葵涌、荃灣、青馬大橋的美景一覽無遺,當堂成個人醒晒!睡意全消!

接著開始落石級,經過多個被封了的第二次世界大戰防空洞,一直落到城門水塘的郊野公園燒烤場。至此,我們負重傷的隊員已經坐在地上,傷痛、缺水,缺糖、陷入半睡半醒的狀態了!好一個211隊隊員!心中雖千萬個不情願,但也不想拖累整個小隊,人雖然已經半昏迷,但口中仍在說:「你們走吧!我能夠行到這裡,已經心滿意足了!我休息夠,就會叫老婆來接我。這裡人多,天又亮了,你們不用擔心我!」

其實,我們在金山山頂上,大家早已感到這位隊友步伐虛浮,神態有異,兼且在check point 6休息的過程,他滴水不進,和他握手時,只覺得他的皮膚又濕又凍,似有休克之象。我天未大亮就已經用手提電話召喚司機叔叔,把車停泊在城門水塘燒烤場外的車道接應我們。各位看官,讀到這裡一定是在猜想我們3位無大礙的隊友會在燒烤場裡說什麼大仁大義的鬼話,諸如:「以身體為重!以大局為重!」「以不拖慢隊友們的成績為重!」「以香港的繁榮安定為重!」更甚的……「為了宇宙的和平及正義為重……你就安心壯烈犧牲去吧!」。披著羊皮,來勸退,迫退這位一心只想和我們一同完成100公里的隊友!

好一個211小隊,個人榮辱視作等閒,絕不賣友求榮。我們老早就答應了無論發生何事,都共同進退,共赴終點。大家一大早就已經把成績、時間、傷患、痛苦及生死等置諸度外!查實,我們在過去十多年的光輝歲月裡,由廿多到卅多個鐘頭的旅程都享受過,亦都捱過。快幾個鐘,慢幾個鐘 ─ 又如何?最緊要的是對得起江東父老,天地良心……無問題!玩都要玩得有團隊精神。正所謂論語有云:「勇者無懼,智者不惑,仁者無敵!」又如歌神許冠傑都有云:「唔需有人讚,只需我仍覺好玩!」

以下,小弟就如實地記下了我們的毅力、友情和在醫院最前線,不眠不休十多廿年,搶救病人於生死邊緣,所練成的實戰臨床經驗,加上打不死的團隊精神,如何發輝了可歌可泣的功效!

我們先扶受傷的隊友進入舒服溫暖的車箱內,躺在椅背上,在車尾箱取出了預先準備好的用品。用火酒綿花消了毒後,快速地在左手手腕上,那已因脫水而萎陷的靜脈中,刺進並固定了一支20g Angiocath導管,隨即接上延長管(Extension tube)及三路插頭(3 ways),接下來的40分鐘,用人手加壓的方法全速(full-rate)輸入了500cc的葡萄糖水(Dextrose 5%)和500cc的生理鹽水(Normal Saline)。及後,又於輸液的同時在三路插頭打入40mg強力止痛劑(Dynastat-Parecoxib Na, Pfizer)和10mg止嘔劑(Primperan-metochopramide HCI, Sanofi-Synthelabo)。

就在這天剛亮的時分,我們這位一度置身休克、脫水、低血糖、極度沮喪當中,徘徊於退出邊緣的隊員,在躺下休息了45分鐘後,昂然地,英偉地,無懼地,重新站立在麥理浩的大地之上了!既然受了傷的隊友已經「Re-boot」成功,大家也一躍而起:「Go!」

走過城門水塘的堤壩,在晨光中,一步一步地撐上千級石級,三上坡,三落坡。清晨8時多,就在大家走到幾乎氣絕時,直立得像一枝針似的針山,已屹立在我們面前。我為人性急,三步作兩步的爬上針山。換了平時,那二百多三百級石級絕對是「Easy-job」。但此時此地,走了差不多24個小時,真不能不在山腰減慢速度。大約在距城門水塘出發半個多小時後,我們4個好朋友,終於站立在針山之巔,綻露滿足的笑容。

高532米的針山之巔,名副其實,只是一個小小的,插針都插不下的,只容得下十多人的四面懸崖高台。風景如畫,山勢險要,一面遠眺草山,大帽山,一面回顧剛剛攀過的畢架山,獅子山,大老山……。下山了,時候不早了,已是8時正,朝陽初昇,但天氣卻因冷鋒而轉═F。

下針山,和上針山一樣,斜得像針一枝。長命的垂直樓梯一直下降幾百級,對膝蓋受傷的隊友簡直是人生中最大挑戰。一步一步,小心的走下了長命梯級。一段剛好和針山相反的山路又展開了。

草山 ─ 一座佈滿了草的小山。微斜的「之」字型山路,一路「之」字型的走到山頂。沿途可說是沒有難度,還可以欣賞三五成群的牛牛,好一幅大公牛,母牛和小牛樂也融融,怡然自適的美景。正好冷鋒剛到,大風起兮草風揚,如此美景良辰,竟有種「風吹草低見牛牛」的詩意!

很快,還不到45分鐘就到達了草山圓圓的山頂。冷鋒終於到了,山上天氣突然大變,大大的太陽被厚厚的灰雲遮蓋,加上冷冷的大北風,使氣溫大降。站在草山山頂拍照後不久,即感到寒氣迫人。只好即時往草山有名的斜坡走下,向鉛礦坳進發。這斜坡一點也不長,但卻很斜,又多爛泥,爛石,近年雖有小部分曾經修葺,但對於又疲倦,又腳痛的毅行者來說,一點也不好走。只有靠行山杖的幫助,一步一步的走下去。20多分鐘後,真有點腳痛難當,下坡的盡頭才終於到了。再在下坡的「之」字型寬闊車路多走約5分鐘,check point 7 ─ 鉛礦坳大站終在眼前出現。

第八段
第八段只有一座山,一座高山,一座高高的山,一座全香港最高高高的山 ── 大帽山。大帽山高957米,比全麥理浩徑第二高的馬鞍山(702米)還要高出255米。對已經走了70公里,25小時的211小隊隊員來說,可真不是開玩笑。到今天想起依然都腳仔軟!

為了讓我們剛恢復過來的隊員得到少少睡眠,為了讓我和其他2位隊員嚐嚐一年只有一次,山頭野嶺,只此一家的壽桃牌碗麵。我們決定停下 20分鐘。我一吃就吃了2碗,此時此地,此麵只應天上有,「正」麵山間難得幾回享!雖然很想大叫伙記再來,但隊友已告埥禲A只有前進,前進,前進進……

大帽山高957米,登山共分3個階段:

一. 密林石級及光禿禿爛石坡:-
年年都一樣,因在鉛礦坳休憩太久,兼飲飽食醉,周身肌肉頓時變得繃緊,有氣無力!艱苦的M了百多二百級的大石級和大木級後,再向右轉,終穿出了密林。眼前忽現一片十分陡斜,一望無盡的爛石坡。時候不早,已經是11時多了,陽光猛烈。轉身再望美麗雄偉的草山和針山一眼後便加快腳程,希望能盡快離開這堆爛石。根據以往經驗,在正午上爛石坡,簡直是人間煉獄,上有熊熊的太陽,下有燙腳的大石,又濕又熱又無風,再加上「死鵀綸鵅v的殘軀……但,今年真係無得頂,冷風的主力剛到,雖然有大大的太陽在頭上,但狂風吹得人站也站不穩,實在一點也不熱。不消半句鐘,爛石坡就在211小隊隊員閒話家常中走完了!

二. 山脊小徑
走過艱辛的爛石坡後,終於到了較平坦的山脊小徑。這小徑連綿幾公里,微斜向上,在小泥路的兩旁盡是長草和大大小小的怪石,一棵樹都沒有。小徑由東往西走,仰望前方越來越近的,位於大帽山山頂上的球形雷達;北面遠眺大埔,粉嶺,深圳;南望荃灣,青馬大橋,香港島……實在是美不勝收,頗有大地在我腳下的氣勢。但因冷鋒已到,山脊上颳著勁風,氣溫急降,為增加熱能保暖,只好加快腳步離開。這山徑的最高點有一塊十分值得一提的怪石,它大約4尺高,外形神似勃起45度角的男性獨有器官,大家給它起了很多有趣的名字。但因醫學會月刊在偉大的新總編輯鄭志文醫生英明帶領下,走的是莊嚴、品味高尚和充滿使命感的路線,我實在不便多提這石頭的名字,大家日後經過,請多加留意,自行聯想可也。經過怪石,大步往下走,大約10分鐘,便到了最後的長命斜之起點 ── 木製涼亭。

面對著100公里長征的最後一條長命斜,我、徐發林和黃家進在木製涼亭小休了15分鐘養精蓄銳。徐頌勤走得明顯慢了下來,遲了5分鐘才到。但他面對45度角的長命大斜,二話不說,頭也不回,以神行太保的速度直衝上山。我和他拍檔多年,老友鬼鬼,一看就知道他的致命老毛病 ──「兄弟相殘」又再復發了!

這「兄弟相殘」實是「男人最痛」,只有男毅行者才會罹難!所有男毅行者或多或少都會在走了50公里後患上。查實,問題的導火線是長時間的「兄弟磨擦」── 兩條大腿的內側「兄」與男性器官的兩翼「弟」,在每一舉步時互相磨擦,最終導致「兄弟相殘」── 大腿內側及性器官兩翼的皮膚擦傷,出水,嚴重的更會流血。輕的也會舉步維艱,一步一劇痛,十分咿R!每年都有不少男毅行者在下半段時,痛到眼淚直流,黯然放棄征途,面對陣亡的宿命!

「兄弟相殘」在自命不凡的「大」男人中十分普遍。「大」男人 ──在大部份的情況來說,都是有利的,但絕不包括毅行者。徐頌勤天生異稟,在每一年都會「兄弟相殘」到幾近陣亡,年年如是,未曾例外。但多年的「男人最痛」令他發明了非常有效的對付方法,現紀實如下,給眾毅行兄弟參考:
1. 在整個行程中大量使用凡士林(Vaseline)作潤滑用途,減少「兄弟磨擦」;
2. 當「兄弟相殘」出現時口服665mg Panadol extend (Paracetamol, GSK)及120mg Arcoxia(Etoricoxib, MSD)止痛。
3. 但更重要的是── 不停高速前進。皮膚的痛楚神經末梢便會因受到刺激過度而失效,只剩下麻痺的感覺!但緊記,當你一停下來,劇痛又會再現!記緊要忍住淚水呀!

至此,看倌們一定恍然大悟,了解到徐頌勤不畏苦痛,直接挑戰長命斜,勇往直前的偉大了!

三. 極長命斜
上大帽山的第三個階段就是一條極斜(> 40o)的「之」字形車路。這車路直達全港最高腄A大帽山之巔。因極斜又極長,是大腿四頭肌抗抽筋力的最大考驗。
因我們211小隊久經慣練。由馬不停蹄的徐頌勤帶領下,我們先後到達山之巔,和球形雷達合照。下午一時了,大家雖感肚餓,也不停留,直接下山。下山的,也是一條「之」字形車路,十分之長,需行上近大半小時才到check point 8 ── 大帽山檢查站。匆匆過了bar-code後,我們一行4人急急走到對面荃錦公路的扶輪公園與司機叔叔會合。

第九段
過了check point 8,所有難走的山路都已完成,只剩下20.4公里,即半馬拉松的腳程。為時已下午2時,即已走了29小時多。大家仍然戰意高昂,但新傷舊患,又著實有點肚餓和疲倦,加上此時此刻,再無需要追趕速度。經商量後,211小隊決定人一世、物一世,一起由司機叔叔載我們到5分鐘車程外,川龍的彩龍酒家飲茶。彩龍酒家雖位處深山,山水名茶,精美點心,卻十分有名。211小隊實在又渴又餓,一口氣喝了多壼熱茶,又把茶樓午市剩下的所有點心,計有:蝦餃、燒賣、叉燒包、山竹牛肉、鳳爪、棉花雞、大包、蓮蓉包、雞扎、糯米卷等等……全部掃光。在這晴朗的星期六下午,在與世隔絕的山中酒樓,舉杯暢飲,閒話家常,實在寫意無比,忘了我們正在作毅行者比賽!在此謹向所有不太計較成績的毅行者誠意推介 ── 彩龍酒家 ── 飲茶 ── 正!!

3時30分多,同^暢飲的司機叔叔夠心水清,再三催促我們整裝上路。剩下的20公里,對我們來說只是家樂徑,大部份都是下坡路,十分好走。我們放下了大部份的裝備及背包,只穿上簡單衣物,輕便跑鞋,拿著一瓶水,在4時正再上征途。

第九段全是大欖郊野公園裡的車路。全長10.6公里,路面寬闊,九成以上盡皆落斜,在2小時內幾乎由山頂落至水平線。由荃錦坳到牛寮至田夫仔,兩邊盡皆密林,很多路段都令你沐浴在森林之中。211小隊各隊員雖有傷患,不能再追趕時間,但能在這天朗氣清的星期六下午,不用上班,在這清風送爽的森林中快步暢遊,4個男人,盡抒各人對家庭、事業、投資、醫學界、香港政界以至世界政壇等之意見、經驗和抱負,實在是人生一大快事!聊呀聊的,在不知不覺間,在大約6時,check point 9 ─ 大欖涌水塘檢查站便已出現眼前

第十段
因第九段實在行得太寫意,大家經過check point 9都不用休息。天色漸暗,211 小隊匆匆用過大會的花生醬三文治和咖啡後,在徐頌勤帶領下,終於踏上了麥理浩徑最後10公里的歸途。

第十段由田夫仔出發,很快就到達了大欖涌水塘。沿著水塘邊的泥路小徑彎曲前進,6時30多分的落日餘暉一過,夜幕低垂,小徑頓時烏黑一片。泥路上的絆腳小石和樹根很多,我的頭燈不幸電池耗盡,只好緊貼在眾隊友之後,快步摸黑前進。在大約8時多,水塘小路終於走完,往上走了一段小斜路,到達了平坦的引水道。我與我的大學同房黃家進步速較快,在引水道走了半句鐘就到了燈光火亮的毅行者出口。坐下聚舊了大約10分鐘,終與徐頌勤及徐發林會合上。在黑暗的引水道中,向右轉,朝著光芒刺眼的終點作最後衝刺。

衝刺的路也絕非等閒,向右轉後,有2條非一般的樓梯,石級非常高聳,在腳痛難頂的當時,真是痛得口不離媽!再走下500米的長長斜路,我們── 歷盡艱險的211小隊4人組,高興至極,情不自禁地手牽手,一字排開,在屯門掃管笏寶隆軍營的「毅行者2008」──白色凱旋門終點,4個人,1條心,以慢動作衝線!「G擦,G擦……」耀眼的閃燈此起彼落……「恭喜你],成績係34小時56分,真係順口……恭喜晒!」負責「嘟」 bar-code的靚姐姐說。

後話
很多老友記事後問我們如何能夠多次全隊4人,士氣高昂,排除萬難,開開心心地一起走畢全程。我相信可與大家分享的答案是──隊員的心理素質。有志者,可細味以下幾句著名秘笈,在100公里的旅程裡反覆推敲,與隊友比畫比畫,必有所得。

「滾滾長江東逝水,浪花淘盡英雄。是非成敗轉頭空,青山依舊在,幾度夕陽紅。白髮漁樵江渚上,慣看秋月春風,一壺濁酒喜相逢。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談中。」~ 臨江仙.楊慎所(AD 1330-1400)(《三國演義》第一回卷首)

~ 完 ~

返回前頁